您当前位置:奇闻录 >> 历史文化 >> 浏览文章

《斛珠夫人》缇兰为何不敢拒绝注辇的无理要求?

所属栏目: 历史文化资讯    文章来源:奇闻录

注辇部使臣进殿面圣,开门见山表明来意,只因注辇遭遇天灾,恳请大徵施以援手相助。思及今年是注辇第二次报灾,已然惹得帝旭不满,找了个理由先将使臣安排到驿馆,私下里大骂注辇贪得无厌。

方鉴明深知帝旭心中早有定论,而缇兰则在偏殿接见使臣,因不忍家乡受难,最终答应会替他跟帝旭求情。殊不知,帝旭早已掌握缇兰与使臣交谈的内容,大怒这帮起子无赖竟想靠一女子敛财。

当天夜里,金城宫内气压极低,正榻坐着神色不明的帝旭,似在隐忍某种情绪,而他面前则是端着点心的缇兰,一如反常殷勤侍奉。其实缇兰本可直接为注辇求情,不必如此拐弯抹角,奈何她妄图揣摩圣意的言行,彻底激怒了帝旭。最终,帝旭将缇兰赶走,且不顾方鉴明的劝告,执意要让注辇使臣滚出天启。

缇兰决定扮作紫簪取悦帝旭,侍女们都知紫簪皇后乃是帝旭的逆鳞,不可轻易触碰,所以劝她三思。然而缇兰不听劝告,执意行事,果然惹得帝旭震怒,原本有所缓和的关系,再次衍生矛盾爆发。

看着缇兰如此装束,帝旭大骂她擅作主张,当真以为自己昏聩到分不清谁真谁假,不管过了多久,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紫簪的位置。在帝旭看来,紫簪懂他、爱他,同样因注辇王索求无度,一再劝他拒见使臣。反观缇兰肯为注辇屈尊受辱,这种云泥之别的落差,致使帝旭厌恶又失望,于是狠狠掐着缇兰的脖子,疯狂撕烂衣裙,毫无怜惜地临幸对方。

穆德庆奉命端来凉药让缇兰服用,只因帝旭至今未有嫡出之子,所以按照宫中规矩,妃子不可先生下孩子。穆德庆深知此举对缇兰有些不公,尽可能委婉解释。然而缇兰未有半点犹豫,一饮而尽,帝旭见状则嘲讽她很有自知之明。

正因如此,帝旭当朝宣旨赠送注辇大批物资,到了晚间又让缇兰奉诏来金城宫伴驾。帝旭一反常态,亲自为缇兰整理妆发,却令她倍感惶恐,尤其接下来的话,更是字字诛心。自从缇兰扮过紫簪,帝旭便让她从此以紫簪替身侍奉,以后可在天启城随意走动,不必循规蹈矩。

缇兰为何不敢拒绝注辇的无理要求?

缇兰和紫簪长的一模一样,可两人除了容貌一样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了。两人一前一后都嫁给了帝旭,只是紫簪是帝旭的白月光,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,即便她死去多年,帝旭也只有她这一个皇后,从来就没有变过。而缇兰不一样,她是帝旭的嫔妃,帝旭对她并不好,甚至有些苛待。两人的性格也是完全不同,紫簪活泼,缇兰温柔,在面对同一件事上,两人的处理方式也是截然不同的。

注辇让公主嫁给帝旭自然是贪图好处的,毕竟无论帝旭是皇帝还是王爷,都是足以让注辇俯首称臣的存在。紫簪和帝旭一开始便是有婚约的,加上一见钟情,两人感情非常不错,奈何紫簪红颜薄命,在一场战争中香消玉殒,这也让她成了帝旭的禁忌,谁也不能提起她,不提紫簪帝旭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人。

注辇希望能从联姻中得到好处,所以一再索取,在紫簪嫁给帝旭的时候是如此,在缇兰成为帝旭嫔妃后依旧是如此。紫簪和缇兰的性格不一样,可两人一样的是,都不一样帝旭因为自己给注辇钱财,两人的表达方式却是截然不同的。紫簪对帝旭完全就是有话直说,说注辇贪心不足,让帝旭直接拒绝了就行,缇兰却不同,她只会扮做紫簪惹帝旭生气,她为何不和紫簪一样让帝旭拒绝呢?因为她没有那个底气。

紫簪是注辇的嫡公主,她的母亲自然不会是小门小户出身,她从小便是万千宠爱长大的,自然有什么就说什么。缇兰不同,她不过是注辇的庶女,她就是一颗棋子,从小吃了多少苦只有自己清楚,庶出的一般没有什么地位,她的母亲也不会是什么显赫的出身,她成了帝旭的嫔妃,注辇自然有把柄可以威胁她。

紫簪和帝旭是夫妻情深,两人可以无话不说,紫簪给帝旭说这样的话帝旭也不会生气,只会觉得她在维护自己,可缇兰不一样。帝旭对缇兰的态度的确有所改变,可她也清楚自己的位置,若不是因为和紫簪一样的这张脸,帝旭是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脸色的,她在帝旭的面前不敢表现自我,更不敢有话直说。在注辇,紫簪和缇兰地位不同,在帝旭心中更是如此,缇兰没有那个底气,也不敢和紫簪一样直接拒绝。

以上就是《斛珠夫人》缇兰为何不敢拒绝注辇的无理要求?的全部内容。更多历史文化资讯,请关注奇闻录历史文化资讯频道!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图文阅读